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韩兆琦:初学者如何读《史记》

八仙女 |2019-10-18 14:03| 查看: 68| 回复: 6

1、读《史记》不能只读故事,应首先注意历史

作为一个初学者读《史记》,开始喜欢读一些文字相对浅显,故事情节生动,而又人物事件比较重要的篇章,这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大家可以先读司马迁所写的“近代史”与“现当代史”,也就是从春秋战国之交的篇章读起,即“列传”的全部,“本纪”中的《秦本纪》以下,“世家”中的《赵世家》以下。这是司马迁《史记》所要写的主体部分,而其中秦末以下的“现当代”部分尤为精彩、尤为重要,是最充分地体现司马迁独创性之所在。

第二步回过来再读司马迁所写的“古代史”部分,即关于“五帝”与夏、殷、周的四篇“本纪”和有关吴、齐、鲁、晋、楚、越、郑等的十二篇“世家”。这部分是司马迁根据旧有史料整理而成的,有重要历史价值,但一般都是粗陈梗概,文学性、趣味性相对较差,只有少数篇章中的某些段落比较精彩。

在通读《史记》某一阶段的“本纪”、“世家”、“列传”后,可以参看相应的“表”,如读战国部分可参看《六国年表》;读楚汉战争部分可以参看《秦楚之际月表》;读春秋部分可以参看《十二诸侯年表》等,使之作为复习和检索之用。《史记》中的“八书”已经残缺不全,《礼书》、《乐书》、《律书》三篇的序文大概还是司马迁的原作,是研究司马迁的思想所不能忽视的;《历书》与《天官书》的学问过于专门,不研究天文学的读者可以暂且不看;《封禅书》、《河渠书》、《平准书》都比较好读,前一篇较多地记录了秦始皇皇、汉武帝的荒唐迷信;后两篇写水利、写经济,都关涉国计民生,三篇都是研究司马迁政治思想、经济思想的重要篇章。

02.jpg

▲陕西司马迁祠广场

读《史记》不注意历史,我认为是绝对不应该的。所谓“思想性”、“文学性”、“艺术性”,都是通过表现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体现出来的,因此要想探求《史记》的思想性、文学性,首先应该先理清历史头绪,弄清历史原委,这一点即使是文学系、艺术系的学生也不能马虎。搞社会科学必须明白历史,因为它是一切文学、艺术所由发生、发展的社会背景。而《史记》本身既是文学,又是历史,读一种书而同时有两方面的收获,这不正是一种事半功倍的关差么,我们缘何不抓紧它?更何况司马迁的思想卓越,《史记》的内容丰富,我们读《史记》不仅能掌握《史记》一书,还能进而掌握一种阅读历史的方法,培养一种阅读历史的兴趣,从而达到举一反三。

同时我们也必须清楚,《史记》固然有其“实录”,有其“绝唱”的一面,但其中混乱不清的地方也的确很多。班固当年就曾说它“甚多疏略,或多抵悟”;随着近年来考古的发掘与学者们的研究,《史记》中错误之处越来越清楚了。如苏秦生活的时代晚于张仪,其游说六国的辞令大都为其门下后人所编撰;又如春申君与吕不韦的问题,其基本事实也大抵出于后人之伪造,而为司马迁所误取;又如战国时代魏国、齐国诸侯的世系错误极大等等,对此我们都应该了解,我们今后再讲到苏秦、吕不韦这些历史人物的时候就不能再简单地按着司马迁那样的说法说下去了。至于司马迁由于其自身的特殊经历,从而造成了对某些历史人物评价的偏颇,如卫青、霍去病、张赛等,我们也应该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前提下,客观地予以说明。

2、《史记》中的文学描写,只能当作文学读,不能当信史看

《史记》中有一部分作品做到了历史真实与文学完美的巧妙结合,既能让读者把握该历史人物的基本史实,又能从文学角度将此人物写得活一灵话现,其最成功的范例是《高祖本纪》和(项羽本纪》中对刘邦、项羽的描写。其他如《伍子青列传》之写伍子青、《淮阴侯列传》之写韩信、《留侯世家》之写张良等一大批作品,也都写得很好。

这些作品的文学加工主要是在一些细节、一些局部上,这种局部、细节的艺术想象、艺术夸张不仅没有冲击历史的真实性,相反地倒是使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本质得到了更集中、更突出的表现。如《项羽本纪》写垓下之围,项羽对虞姬悲慨作歌,历代都对项羽的歌极为赞赏,而清代周亮工说:“垓下是何等时?虞姬死而子弟散,匹马逃亡,身迷大泽,亦何暇更作歌诗?即有作,亦谁闻之,而谁记之欤?吾谓此数语者,无论事之有无,应是太史公‘笔补造化’,代为传神。”这“笔补造化,代为传神”八个字说得妙极了,我觉得这样读《史记》才算是读出点味来。对此,我们不必学究气地去追问:“这样可能吗?”“谁听见的?”“谁告诉司马迁的?”我们只问:“这样写好不好?”“这样写对突出项羽的悲剧性格有没有好处?”只要有,那就行了,那就是司马迁艺术的成功。其实大家对此是没有争议的,这不就结了。

03.jpg

▲垓下之围

但《史记》中也有少量作品的人物微茫恍忽,实属莫须有。如《伯夷列传》中的伯夷、叔齐,其材料出自《庄子》,而且就是在《庄子》书里也说法不一,梁玉绳《史记志疑》对此做了极其有力的考辨。而司马迁却仍然为之立传,其目的无非就是用以作为表明司马氏观点的一种传声筒而已。

3注意《史记》中的特殊笔法,不要误解司马迁的本意

《史记》是我国第一部有自觉意识的写人文学,其使用的描写方法之多,其运用的手段之超前成熟,前面已经提到过,这里再补充说说其中比较特殊的一些笔法。

《五宗世家》写临江王刘荣被其父汉景帝所害的始末,开始说:“上征荣,荣行,祖于江陵北门。既已上车,轴折车废。江陵父老流涕窃言日:“吾王不返矣。”,最后刘荣果然在汉景帝的逼迫下自杀了。事情极其冤枉,但一种奇特的现象出现了:“刘荣葬兰田,燕数万衔土置冢上。”这不分明是鼓吹迷信么?宋人朱翌说:“景帝杀临江王,燕数万衔土置冢上;王莽掘丁姬冢,燕数千衔土投穿中。史书如此,非志怪也,以言禽兽哀怜之,人不如也。”

《高祖本纪》说刘邦的母亲是在一个下雨天在外头遇上了龙,于是怀孕生了刘邦;而刘邦长大后,人们遂经常看到他的头上有龙。这不分明是神化刘邦,为刘邦捧臭脚么?不一定,我们应该看看《陈涉世家》是怎么写陈涉以装神弄鬼来发动起义的;再看看《田单列传》是怎样写田单以迷信手段团聚、鼓舞即墨人奋起抗燕的。这都是一种神化自己,欺骗、恐吓群众,以图使其乖乖听从自己的一种手段。田单、陈涉会用,刘邦、张良自然也会用。司马迁相信他的读者会有这点由此即彼的能力,相信读者不会把作者看得那样蠢。

《史记》中的特殊笔法,我在《史记通论》中曾归纳了十类,都是一些我们在阅读中不容易弄准的间题,上面举了几个例子供大家参考。

另外,读《史记》要选一个比较好的读本,目前最常见、最容易找到的当然是中华书局标点出版的三家注《史记》。这个注本很有名,但注释过于简单;日本泷川资言的《史记会注考证》内容比较丰富,能对初学者有更多的帮助。此注本在我国已经有好几家出版社多次翻印,找起来不应该太难。近十几年中出过好多种白话翻译的《史记》,水平高低不一,其中似乎以天津古籍出版社所出的一种为最好。这些都是针对初读《史记》的青年朋友而言。

00.jpg

▲《史记》

当大家读过两三遍,对《史记》内容比较熟悉后如果还想进一步研究,我想就应该注意与相关的古代史籍相比较,以及注意吸取相关学科研究的新成果了。如研究《史记》中的先秦部分,应该注意比较相应的《尚书》、《逸周书》、《左传》、《国语》、《战国策》;研究秦代以后的部分,应该注意比较《汉书》、《通鉴》等。建国以来我国的考古工作获得了巨大成就。发现了许多可以和(史记》相互比较印证以至可以明确纠正《史记》错误的材料;近二十年来,国内国外在研究《史记》以及与《史记》紧密相关的远古史、春秋史一、战国史、秦汉史方面都有重要成就,我们应该一随时注意吸取,但这差不多已经是属于专一家所从事的活动了,故不再论。

作者:韩兆琦,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来源:《古典文学知识》,2000年5月。原题为《谈谈如何读<史记>》。

最新评论

noavatar
欢畅 发表于 2019-10-23 07:06:12
谢谢楼主分享
noavatar
小萌 发表于 2019-10-29 14:58:50
谢谢分享
noavatar
小猫妈妈咪呀 发表于 6 天前
谢谢分享
noavatar
星承五岳 发表于 6 天前
谢谢分享
noavatar
小猫妈妈咪呀 发表于 3 天前
感谢分享好文章
noavatar
角落独舞 发表于 3 天前
感谢分享